法國葡萄園采收日 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天

來源:青年商旅報
 

  在每一年的葡萄種植中,釀酒師代替上帝作的最重要的決定,就是決定哪天開始采收葡萄。

 

  “波爾多的酒莊主,如果不是在中國推銷葡萄酒,就在飛往中國的飛機上。”近年歐美經濟不景氣,而中國經濟持續走高,不少波爾多的酒商都想在中國市場分一杯羹。無論他們一年往中國飛多少次,有一個日子他們一定會在自己的酒莊待著——葡萄園的采摘日。

 

  聽法國人講種葡萄釀葡萄酒,有一個詞反復出現——Terroir,可簡單地譯為風土,即土地和氣候。要種出好的葡萄,就是要在適合的土地上種合適的葡萄。法國的種植者在它們生長發育期間只能做修枝剪葉、除草除蟲這類“維護”,而不能做澆水灌溉等“有違天意”的動作(曾經有一年波爾多地區非常干旱,部分給葡萄園進行人工澆灌后需要跟組織上報他們曾干預過葡萄的生長)。因地制宜,而后聽天由命。

 

  法國波爾多梅多克地區一般在九月最后一周開始采摘葡萄,有些大葡萄園的采摘時間可持續兩三周。不同的葡萄園會根據各自葡萄成熟的狀況來決定采摘日,在D-day臨近時,他們每天都會吃園子里的葡萄,留意皮厚了還是薄了?肉夠不夠甜?葡萄籽有多澀?同時他們也會用各種儀器來檢測葡萄的成熟度。

 

  D-day的選擇是對釀酒師的一次大考,除了憑經驗和知識,有時候上帝也會給點提示。瑪歌地區第三列級莊Chateau Cantenac Brown的克里斯泰爾說,“每年都一樣,采收前,這些花就冒出來,采收結束,它們就消失。”我們在今年9月末來到Cantenac Brown酒莊的那一天,是他們準備采收的前一天,酒莊城堡花園里那塊鋪滿枯葉的地方長滿了淺粉色的仙客來。克里斯泰爾出門帶領我們參觀酒莊時,特意披上了一件風衣,雖然室外是大太陽,但秋天已抵達梅多克了,正午前的溫度也不過15℃。

 

  “仙客”來,并非空穴來風。仙客來(Cyclamen persicum),不耐寒,也不耐高溫。最高溫度若超過30℃,就會進入休眠狀態,到35℃左右就會腐爛壞死;低于5℃時,生長受到抑制,最好保持在10℃-20℃之間。仙客來喜濕潤,又怕積水,喜光,但忌強光直射。它需要基質疏松透氣、排水良好的微酸性土壤。Cantenac Brown酒莊花園內這片地鋪滿落葉,腐殖質較多,但它所處的瑪歌村的土壤,主要由礫石和一些體積較大的石頭組成,而這些礫石的外面則覆蓋著砂質黏土,排水性非常好。


  波爾多沒有壞年份

  葡萄園采收時,不光可以讓游客多按幾下快門,還能讓一些學生賺點海外旅行的旅費。在梅多克葡萄園摘葡萄的時薪大概是7歐元(包一頓午飯),一天8小時,如果干2周,是一筆非常可觀的收入。Pomys酒莊位于梅多克的Saint-Estephe地區,他們今年就有一個班的學生來摘葡萄。這群初中生,可不像其他采葡萄的工人那樣能拿到現金,他們采摘葡萄的收入由學校來領取,之后學校將用這筆錢為學生組織一次海外旅行。

 

  采葡萄的活兒一點都不輕松,蹲下身子剪葡萄,剪一小桶,腰、膝蓋和脖子就開始酸了。剪下的葡萄串還得把它們倒到一個大背簍里,再背著它們上幾級樓梯,將背簍里的葡萄傾倒在貨車里。之后這些葡萄就會經機器篩選,除去梗及發育不良的小葡萄,留下大小合適的葡萄開始進行壓榨發酵。波爾多有不少酒莊采用人工采收,但也有不少酒莊采用機器收割,這樣效率更高。

 

  來梅多克旅行,除了可以看看葡萄是怎么變成葡萄酒的,也可以探聽一下最新的葡萄酒行情。都說2009年將是繼2000年后又一個好年份,那2010年梅多克的葡萄怎么樣呢?“今年波爾多有點干燥,陽光很足,但雨水差一點。”我們的向導嘉特琳說。“今年雨水是少,但我們的葡萄長得很好,可能會比2009年更好。”瑪歌酒莊的釀酒師保羅說。

 

  在波爾多,沒有人會說某一個年份的酒不好,最壞的年份也就被形容為“中等”,他們常常用各種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形容詞來形容一個“中等”年份:充滿魅力的、神秘的、意想不到的……對于這套語言,我們可以稱之為波爾多語,在外語學院學不到的,得親自來波爾多學。

  

晴雅集高清在线观看-晴雅集电视剧免费观看-阴阳师晴雅集电影免费看